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453章 刺骨诅咒

你有种就杀了我 听日 6069 2020-11-21 22:48

“那琴乐阴就交给你们了。”

乐语一上来白金塔六层,就看见衔蝉尘尘在打琴乐阴。

那台霸占房间一大半的笨重‘打字机’,溅上了许多污浊的鲜血。几名炎统干员躺在血泊里,脸上保持着临死前的惊愕和恐惧。

咚!

衔蝉尘尘跳到半空中一脚点下,‘琴乐阴’顿时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旁边两名炎统干员连忙过来用铁链捆住‘琴乐阴’,狸奴督察轻飘飘落到地上,拍拍手说道:“搞定。”

“辛苦衔蝉督察了。”大总管轻轻拍手鼓掌。

大总管、铁面人、诅咒猎人三人站在一旁,似乎根本没有参与战斗。当乐语走上来的时候,大总管完全不在意面前就是炎统干员,毫无顾虑地转身看过来,笑道:“你也上来啦,其他人呢?”

“大多数都被留在四层。”乐语说道:“刚刚路过五层,我们的人死了,你的手下断成了两截,兄弟会死士的身体破了两个大洞。”

“哦?那颜老师和另外那个人还活着吗?”大总管饶有兴趣地说道:“不过她们不在今晚的目标名单里,所以就算你动手了也不会有额外奖励哦,但如果你做了好事会得到不少人的真诚感谢。”

乐语摘下兜帽,露出白发之貌:“我本来也不想动手的,但我向来做好事不留名,所以只好将看见我的人全部灭口了。”

大总管哎了一声:“刚才天太黑没仔细看,你还挺帅的嘛,比起当年的我也只是略逊一筹。”

“如果英俊是一种罪,那我可能要罪该万死,毕竟我今晚杀了那么多人。”乐语走到大总管身旁,状若随意地看向站在对面的衔蝉尘尘:“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啊,忘了跟你介绍了,这位是炎统四大督察之首衔蝉尘尘,刚才在白金塔阻击我们的部队也是由他率领,今晚大多数让我们损兵折将的陷阱也是他亲手布置。”大总管礼貌地介绍道:“当然,现在我们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毕竟打打杀杀是下下之策,现在时代主流是合作共赢……”

衔蝉尘尘冷笑道:“你们救国纾难会想跟我合作,我自然得称量一下你们的斤两。如果你们连我的防线都冲不过去,我可不相信你们的人能杀得了茶欢。”

“合理,非常合理。”大总管说道:“你也向我们证明了你的能力,没想到炎统里还有衔蝉督察这样的智将,谢司长后继有人,日后衔蝉司长执掌炎统,还请多多照顾我等生意。”

大总管说话实在是太好听了,衔蝉尘尘忍不住嘴角上翘,高兴止不住地从眉眼里冒出来:“别乱说话,我现在还是衔蝉督察!”

“迟早的事,待新皇登基,谢司长必定高升入朝。历数炎统干员,像秃鹰、走狗、饿狼之流,岂能与衔蝉督察相提并论?这位置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大总管大手一挥:“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呢!”

衔蝉尘尘笑了笑,“前提是今晚茶欢真的死了。如果茶欢没死,我可不认为以后还能和你合作。”

他顿了顿:“你也别怪我收了你的钱还想方设法削你战力,毕竟我这次是受茶欢邀请而来,如果他活下来又发现我们炎统没怎么干事,谢司长都未必能保得住我。现在我们炎统和你们的人丢了一大堆尸体在下面,哪怕琴乐阴被你们拆得七零八落,我也能义正言辞面对茶欢的质问。”

“理解,理解。”大总管笑道:“只有莽夫才会孤注一掷,聪明人自然都知道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道理。衔蝉督察先小人后君子,我又岂会责怪督察?”

“那么,琴乐阴能交给我们了吗?”

乐语看了一眼被压在地上的‘琴乐阴’,抬起头远远跟狸奴对视一眼。

衔蝉尘尘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摇了摇头:“还不行。”

“哦?”

“还是那句话——等茶欢的死讯传来,我才能将他交给你。”狸奴用脚踩着‘琴乐阴’的红发,说道:“如果茶欢没死,我留着一个活的琴乐阴就能交差;如果茶欢死了,琴乐阴自然随你们处置。”

“你们也不用担心我跟琴乐阴有什么协议。”狸奴不停狂踩‘琴乐阴’的红发,“我跟他是生死仇人,我恨不得他被五马分尸。但出于安全考虑,我必须等结果出来才能决定他的死活。”

“合理选择。”大总管瞥了一眼‘琴乐阴’,似乎也不甚在意:“那我们先去七层搜查可好?”

“没问题。”衔蝉尘尘看向自己的手下:“你们两个押着琴乐阴留在这里,别让他跑掉。”

“是!”

白金塔的七层是没有楼梯的,也就说,若是想上去,就必须乘坐机关梯。

有人会觉得很奇怪,万一机关梯坏了,茶欢岂不是也会进不去自己办公室?但实际上不会——茶欢在皇院里可以说是全区域任意传送,他平时也不走机关梯,都是直接飞进自己办公室的。

但从一层坐到七层也太危险了,只要炎统在机关井里布置陷阱,就能直接将机关梯里的人全部搞死,因此大总管他们也只能跑到六层再坐机关梯。

“刺骨,你也留在六层吧。“大总管忽然说道:“等下琴乐阴的手也归你们诅咒猎人所有。”

衔蝉尘尘脸色微变:“怎么,你不信我?”

“怎么会呢,但做生意嘛,都是礼尚往来,互为保险。”大总管反问道:“难道衔蝉督察你不信我?”

双方凝视片刻,气氛徒然紧张起来。刺骨摸着自己锯肉砍刀,二号铁面人腰部微微下压,大总管依旧维持着狰狞的笑容。

“哼。”

衔蝉尘尘冷笑一声,转身走进机关梯里等待。大总管看向乐语:“你是想上去看看圣剑辉耀,还是留下来处决你的大仇人‘琴乐阴’?”

乐语眼神闪烁:“琴乐阴已经必死无疑,我报仇也不急在一时,自然是想去看看圣剑辉耀。”

“那好,跟我们一起去。”

大总管和铁面人阔步向前走进机关梯里,乐语紧随其后,再加上衔蝉尘尘,随着锁链沉重的划动,四人乘坐机关梯离开了六层。

留在六层的炎统干员紧张地注视着名为‘刺骨’的诅咒猎人,但刺骨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他们觉得刺骨应该不会私自动手,便稍微放松下来。

“哈秋!”

一名炎统干员忽然打了个喷嚏,揉了一下鼻子说道:“怎么感觉好像变冷了?”

“入秋了,又是半夜,气温降低很正常。”另外一名干员说道。

“不对,真的很冷。”炎统干员哈出一口寒气,低头一看,顿时神色大变:“地上的血都结冰了——”

嚓!

六层忽然响起冰面划动过的声音!

两名炎统干员刚抬起头,就看见一柄锯肉大砍刀出现在他们面前!

嚓!

两个半头飞向半空,两名炎统干员鼻子以上的部分被砍刀抹过,然而出奇地并没有飚出鲜血,因为切割的横截面已经被冰住了!

随着两具尸体倒在地上,刺骨也止住自己划动的步伐,将直柄大砍刀变形回锯肉砍刀。

“果然有问题,你根本不是琴乐阴。”

红发‘琴乐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锁链,在刺骨冲过来的时候,他顺势向前滑动避开了砍刀的屠杀!

“是你看出来了,还是你无心为之?”

琴月阳摘下假发和发网,拨弄了一下头发,平静地看向刺骨。

“我不信有人被背叛后还会沉默寡言,甘心认命。”

“那你为什么刚才不说出来。”

“衔蝉尘尘跟大总管有默契,我只有一人,打不过他们。”刺骨说道:“我先杀了你们,再守住六层,无论他们在七层得到什么,我都能截获。”

“好想法,但我还活着。”

“你已经死了。”刺骨环视一周:“这个地方,已经成为寒寂绝境。”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六层所有地方都结了冰,倒在地上的尸体更是结了厚厚一层冰霜。琴月阳低下头,发现自己的双腿也被冰霜覆盖。

“这就是我的诅咒。”刺骨说道:“我是大丛林二十年内最为出色的猎人,我的诅咒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死狂’级诅咒,刺骨便是我的诅咒之名。”

“你可能会以为我拥有冰冻天地的能力,甚至能看见这里已经被冰霜覆盖,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现实里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变化,温度正常,地面平整,血液也没有结冰。”

“你只是进入我的世界,永生永世的寒寂绝境。”

“正午太阳,对我来说是阴沉的天域。”

“如酥小雨,对我而言是纷乱的冰雹。”

“天地众生,在我眼里早已被冰雪覆盖。一座座建筑,一栋栋高楼,都不过是建立在雪原之上的墓碑。”

“这就是我无法脱离的劫,”刺骨说道:“也是你即将葬身的劫。”

琴月阳沉默片刻,哈出一口寒气:“好冷。”

“接下来还会更冷,你只是接触到我的世界的一角。”刺骨说道:“我名为刺骨,是因为我每分每秒所承受的寒冷,都如同尖刀刺骨般的疼痛。”

“东阳这几年风调雨顺,冬天冻死的人少了很多。”琴月阳忽然说起往事:“但在我小时候,有一年冬天,特别特别地冷,冻死了很多人。”

“父亲故意不给我们厚衣服,让我们穿着薄薄单衣,赤裸着脚在雪地上干活,赶我们去睡柴房。真的好冷好冷,我的手和脚都冒出红彤彤的冻疮,每天都觉得脑袋好沉,身体好重。”

“睡觉的时候,兄长就会抱来一小堆树枝点起一个小火堆,然后裹着破被子抱着我。那是一天最温暖的时候,兄长的身体很温暖,火也很暖和……”

“所以……”

咻。

一窜火苗从琴月阳指尖燃起,迅速化为燎原大火护佑在他身边,将他身上的所有冰霜悉数融化!

“我向来不喜欢寒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