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大周仙吏

第161章 符箓派算什么东西?

大周仙吏 荣小荣 6725 2020-11-22 00:19

李慕看着刘仪,呵呵笑道:“刘大人,这可是南郡精心培育的贡品灵橘,凡人若是能吃上一个,三年内都不会有病邪入侵……”

刘仪一时无言,最终叹了口气,问道:“李大人想好了吗?”

李慕道:“本官曾经发下宏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周的英雄被奸人陷害,在历史上留下滔滔骂名?”

刘仪无奈的拿起笔,说道:“再给我两个橘子。”

李慕伸出手,又是两个灵橘出现在手中。

刘仪在这封公文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摇头道:“希望李大人好运。”

李慕抱拳道:“谢刘大人。”

刘仪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此折还要层层递交,我签上名字也没有用……”

李慕又道:“麻烦刘大人,将此折交给中书令大人。”

他离开侍郎衙的时候,顺手将桌上的橘子皮帮刘仪带走丢掉。

刘仪忙道:“李大人且慢,这灵橘之皮,本官留着泡水……”

皇家专贡的灵橘,普通人确实连橘子皮都得不到,李慕决定吃完橘子,把橘子皮收集起来,以后找刘仪办事的时候,每次送他几两,毕竟求人办事,不好空手。

重查十四年前的旧案,仅凭李慕一个人无法做主。

经他提议之后,需要先经过中书侍郎和中书令,然后再交给门下审议,最后交给尚书省施行,这层层关卡,李慕能搞定的,只有刘仪。

刘氏是大周最古老的姓氏之一,位列九姓,虽然在朝堂上的势力,不如萧氏周氏,但也不可小觑,最起码,刘仪无须忌惮新旧两党。

侍郎衙,看着李慕走出,刘仪收起橘子皮,拿起那封公文奏折,来到另一处衙房。

他将此折放在桌上?说道:“大人?这是李舍人递上来的折子。”

中书令捋了捋下巴上的长须?翻开折子?看了看之后?沉思片刻,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重新递给刘仪,说道:“递到门下吧。”

片刻后?门下省。

来自中书省的一封折子,在递交到门下省后?层层转交,最终到了两位侍中手里。

侍中是门下省主官?两人看着眼前的折子,陷入了沉默。

中书舍人李慕上奏?要求重查十四年前吏部左侍郎李义通敌叛国一案,通过了中书省的决议,递交门下省讨论。

朝中四品大员,若是被诬陷灭门,被人栽赃通敌叛国,当然是要彻查的。

但此案的牵扯?实在太广?新旧两党,都被牵扯其中。

不能翻案,倒也罢了。

一旦翻案,朝廷六部,六位尚书,有两位要被判处死罪,其中一位,还是至关重要的吏部尚书。

除了吏部和工部尚书外,吏部左右两位侍郎,死罪,刑部侍郎,死罪,朝中另一些身在高位的官员,即便不是死罪,也难逃严厉制裁。

如此一来,朝堂必然大乱,或许会给居心叵测之辈可乘之机。

和这种事情相比,李义是否受冤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一位侍中摇了摇头,说道:“大局为重。”

另一位侍中点头道:“封驳。”

李慕吃了两个橘子,还没等到下衙,他递出去的折子,就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的那封要求重查李义一案的折子,被门下省打了回来。

三省之中,中书以皇帝的口吻撰写的制诏,要拿给门下审核。

门下省若通过,会在诏书上签署审核意见,重新发回中书省,由中书省交给皇帝,皇帝最终允许之后,再发回门下。

门下省若不通过,也会将奏折打回中书省,有时候会让中书省修改之后再递,有时候则是批上一个“驳”字,直接驳回,不给任何机会。

李慕桌上的折子,最后便写着一个“驳”字。

这意味着,门下省不同意重查。

这种事情很正常,别说中书省,他们就连陛下的意见都敢驳回,可谓是朝中最不讲情面的一个部门。

当然,女皇若是强硬,也能够绕过门下,直接下令,但那样一来,朝中的秩序便乱掉了,这不是李慕想要的。

反正他也没有指望门下省会同意,这封折子,只不过是他的一个预热。

他的目的,只是想那些人传递一个信号------当年李义的案子,他接了。

之后,李慕便没有再提此事,离开中书省,就直接回了家。

朝堂各部之间,没有秘密。

李慕想要重查十四年前李义旧案,奏章被门下省驳回的事情,下衙之后,就传遍了各部。

吏部。

右侍郎高洪刚刚得知了门下省的消息,沉着脸道:“那李慕,果然是想为李义翻案……”

左侍郎陈坚冷笑一声,说道:“想翻案,他连门下省的那一关都过不了,那里的老家伙,哪一个不是人老成精,朝廷稳固,才是他们在乎的,他们才不管李义冤不冤死……”

高洪担忧道:“那李慕的身上,有李义当年的影子,他还有陛下庇护,迟早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陈坚冷冷道:“就让他再蹦跶蹦跶吧,等他蹦跶到两边都看不下去,他,就是下一个李义,看着吧,只要他还敢坚持重查李义之案,我们不杀他,朝臣也会让他死!”

对于此事,其他诸部,也有不少声音。

“此人还是如此的莽撞,李义一案,牵扯到了多少人?”

“这李慕,根本就是李义第二啊,当年的李义,都不如他大胆。”

“只是这次,他太异想天开了,就是不知道陛下会不会还顺着他。”

“他莫不是给陛下灌了什么迷魂汤不成,陛下怎么对他这么好,除了有点才能,样貌俊秀了点儿,也没什么出奇的,陛下总不会肤浅到被他的样貌所谜?”

“如果要彻查这件旧案,对朝局的影响太大,新旧两党,都会因此产生巨大的动荡,不利于大局稳定,陛下若是为了李慕,不顾大局,不顾大周……”

“这是宠臣乱政啊……”

“他若不除,大周不能安定……”

……

李慕提议重查李义旧案一事,一经传出,就在朝中引起了广泛的议论。

在一部分朝臣心中,李义之案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陛下对李慕的爱护和宠爱,是否已经到了一个臣子应该承受的极限。

奸臣忠臣,很多时候,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

虽然他做的,是正义之事,但若是因为他,让朝廷崩坏,大周陷入危机,那么他就是祸国殃民的奸臣。

这种奸臣,朝臣当共除之。

甚至,已经有不少与李慕有过仇怨的官员,在暗中密谋,要不要趁着这次的机会,联合各自所处的党派,清君侧,诛佞臣……

然而,在早朝之上,李慕却保持了沉默,没有提半句当年旧案。

这也并不出某些官员的预料。

恐怕他也意识到了,想要查当年的案子,牵扯太广,不仅查不到结果,还会将自己也陷进去,从而害怕退缩……

这倒是让一些人心中失望。

比起李慕知难而退,他们更希望他一条路走到黑,这样反倒能给他们除掉他的机会。

就这样,昨天还在各部中引起广泛议论的事情,在今日的早朝之上,却没有一人提起。

正当朝臣们以为此事要被揭过时,梅大人从殿外走进来,走进帘幕中,似乎是和女皇说了些什么。

帘幕中,很快传来女皇的声音。

“宣。”

一道人影,缓缓飘入紫薇殿,对帘幕中的女皇行了一礼,说道:“见过女皇陛下。”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件月白色的道袍,头发竖成高冠,整个人看上去仙风道骨。

在他道袍的左胸处,绣着一朵白云的标志。

“白云山?”

“月白道袍,符箓派二代弟子,莫非是哪一峰的首座?”

“符箓派首座,来神都干什么?”

……

朝臣们看着中年男子,大惑不解,符箓派和朝廷,虽然也有合作,但仅限于低阶弟子,他们还是在第一次在神都,在这金殿之上,看到如此重要的符箓派高层。

女皇淡淡问道:“玄真子道长来神都,所为何事?”

玄真子道:“贫道奉掌教之命,为一人而来。”

女皇问道:“何人?”

玄真子道:“她名叫李清,是掌教师兄的亲传弟子。”

朝中的大部分官员,此时还不知道李清是何人,吏部左侍郎面色微变,走上前,开口道:“那李清杀害了多名朝廷命官,是朝廷重犯,难道符箓派要包庇她?”

玄真子摇头道:“非也,符箓派拥护大周朝廷,符箓派弟子犯律,朝廷可依法处置,但掌教师兄得知,十多年前,李师侄一家,受冤而死,希望朝廷也能依照律法,给她一个交代,也给我符箓派一个交代。”

此言一出,朝廷瞬间有些安静。

吏部侍郎刚才说的,应该是李义之女。

符箓派要朝廷给他们交代,岂不是让朝廷重查此案的意思?

若是此事由李慕查出,门下省驳回也便完了。

但符箓派,可是不逊色大周朝廷的庞然大物,白云山位于大周极北,符箓派祖庭,是大周抵御北边妖国鬼域的第一道屏障,他们的道统,遍布大周,朝廷只可为善,不可交恶……

但为了符箓派,重查当年之案,会使得朝廷动荡,当然也是不行得。

朝廷须得放低姿态,心平气和的和符箓派讲道理,即便是拒绝,也要让他们看到朝廷的诚意。

这样一来,即便是他们,也不好强迫朝廷。

一位门下侍中站出来,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朝堂前方,忽然传来一声怒喝。

寿王一脸怒色,指着玄真子的鼻子,大骂道:“大周是朝廷的大周,朝廷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你们符箓派算什么东西,也敢教朝廷做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