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他的心上香

第二百零二章 天生一对

他的心上香 珂泽 5758 2020-09-16 15:53

  时间过得很快,从一叶知秋到草长莺飞,黎霜语已经断奶。

二嫂曲佳蕊抱着黎霜语开心坏了,黎老爷子前几天从国外回来带了一顶粘着两条黄毛小辫子的帽子。一家人给小丫头带上,小家伙瞧着大人们都在笑,于是她也流着口水笑了起来。

“瞧我们这黄毛丫头,哎呀这口水流的,怕是要又要长牙了吧?”大嫂万祎雯赶紧给小丫头换了一块口水兜,的确是到了快长门牙的时候了。

“们就放心出去玩,这两个小的,我一定会替们照顾好的。”曲佳蕊没有孩子,所以瞧见哪个孩子都是格外的疼爱。

沈若柒倒不是担心曲佳蕊会照顾不周,只是想着孩子又要长牙了,这种时候很容易发烧她有点不放心。

“太太就放心好了,不是还有我吗?”育儿嫂照顾得很仔细,孩子发烧的情况她也是应付自如,沈若柒只好把自己的担忧收起来。

“那,这两个孩子就拜托们了。”沈若柒很郑重地把两个孩子交给二嫂,黎挚理解她的担忧,也在旁宽慰她放心。

黎云泽很早就说要尝试着过二人世界,说不定就能想起过去。其实对沈若柒来说,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虽然他没有完全及其过去,可是从另一个他的记忆里,他已经慢慢地在恢复了。

他们两人从那一天早上开始,相处的方式就变了。不再是生疏和客气,她知道他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敞开心扉,会一直告诉自己他很爱面前的这个女人。

像是魔咒更像是一种催眠,他亲昵的动作不再是被自己下了指令一样的僵硬。久而久之,他是越来越熟练了。

他说他还欠她一个承诺,所以在孩子断奶之后,她觉得是时候去履行了。

没有了后顾之忧,黎云泽带着她踏上了飞往西兰缇的飞机。

沈若柒很奇怪,寻找回忆为什么要去西兰缇呢?在西兰缇有她和黎沐东的回忆,却实在是没有她和黎云泽的回忆。

在万里高空上,窗外的白云像棉花一样,黎云泽看着窗外道:“怎么会没有回忆呢?我算计就是从西兰缇开始的。”

沈若柒差点忘记了还有这事,当初那份来得突然的聘用通知书的确是太古怪了。只是因为是老师亲手给她的,所以后来也就打消了疑虑。

“我现在的心情很难以形容,说什么都忘记了,却要靠顾浩然来告诉一切。这说明什么,果然跟他是好基友,无话不说啊!”一想起以前关于两人的种种传闻,沈若柒都不由不重新审视两人的关系了。

黎云泽笑了笑,对她说起了与顾浩然认识的种种。他与顾浩然还有江肃然属于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的交情,彼此之间最深的秘密都清楚。

沈若柒听完感觉压力很大,这一个基友已经够她酸的了,他还有两个!

“我应该早点出现的。”沈若柒挽着丈夫的胳膊靠在他肩头,与他过去的种种浮现在眼前。他那些痛苦的过去,真想陪在他身边。

黎云泽的手拂过她鬓边的落发:“不是出现得不够早,而是我没有勇气拖进入我的恐怖世界。从小就听大哥他们念叨,个沐东是娃娃亲。而沐东嘴上经常说坏话,可他除了之外可没有谁能让他这么常常挂在嘴边的了。”

黎沐东有多能说她坏话,沈若柒最是了解不过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挺幼稚的。

“那后来怎么又舍得拖我进入的世界?”沈若柒眨眨眼睛,很是期待他的回答。

黎云抿嘴一笑:“因为那时候的已经从云端坠落,所以……我不介意帮重生。”

沈若柒呵呵冷笑:“什么叫帮我重生?是,我那时候的确是遇到了点麻烦。不过……我也从来没站在云端上好吗?”以前的她是凄凄惨惨戚戚,何来云端之说?

等等!沈若柒突然坐直了起来,面带审视的目光看着黎云泽:“黎云泽,刚才说什么?”

黎云泽也被她这突然的问话弄得有些懵了,沈若柒摇摇头:“刚才说开始是不舍得将我拖入恐怖的世界里,后来是因为见我已经惨到没办法再惨了,所以就舍得拖我下去了。这些……这么细腻的这么隐秘的心理想法,难道也是顾浩然告诉的?”

不是关于她的记忆全部都忘记了吗?那为什么当时内心的想法却那么清晰?

沈若柒感觉自己真像个侦探一样,突然的灵光一闪,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目光犀利地盯着他,锐利到想要穿透他一般:“黎云泽,从实招来!到底有没有……”

沈若柒指着他要一个肯定的答案,黎云泽却伸手将她的手握住:“我没有骗,我从来不愿意看痛苦,所以当然不会编造出遗忘的故事来。受伤之后我的确是遗忘掉了关于的过去,可是最近我的记忆里却出现了越来越多关于的模糊记忆。”

黎云泽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他现在的感受,他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现有的记忆与失去的记忆偶尔会交错。他也常常以为那是幻觉,可实际上很真实,真实到他偶尔能找到佐证。

“我不知道能不能理解,那种感觉很难去形容。我第一次确定我偶尔冒出来的记忆是真是存在的,就是那天早上。因为前一晚我梦见我们……所以我早上就检验了,果然没错。”

黎云泽脸上带着坏笑,沈若柒羞怯地掐了他一把:“小点声!多丢人!”

沈若柒其实完全明白,因为他忘记了,他在因雪崩出事之前他就已经出现过记忆交叉的情况。所以,她是完全明白的。

“好了,那天的事的确是我错怪了。我还以为怀疑我给种了一片草原,老婆我可是很有原则的。就算是遇到再英俊多金的,我也不会多看一眼!”沈若柒挽着老公的手,笑得很是心虚。

此时不知哪里传来的一阵骚动,沈若柒也探头望了过去。

“啊……李景舟!真的是李景舟!舟哥舟哥,看我呀!”前方传来花痴一般的叫喊声,这可是在飞机上啊!

沈若柒定眼望去,也不由惊讶地扯了扯老公的衣袖:“真的是李景舟啊!都说他不上相,果然是真人比镜头上更帅!”沈若柒好像忘记了刚才自己都说了什么,一样地犯起了花痴。

李景舟是当红的演员,一米八八的身高,英俊的脸庞,最近刚出演了一部爆红的剧,他在剧中的男主更是深情款款圈了无数粉。

黎云泽可不乐意了,将沈若柒给拉回座上:“刚才是谁说的,遇到在英俊多金的也不会多看一眼?”

沈若柒十分狗腿子地搂着老公的胳膊脸颊蹭了蹭:“我刚才是说比老公更英俊更多金的不会多看一眼,但他明显没有老公英俊多金。”

沈若柒以为这样说这件事情就可以这样过去了,显然并不能。黎云泽的回答真是让沈若柒无言以对:“我知道。”

沈若柒呵呵干笑两声:“知道什么?”

黎云泽插着两手表情无比傲娇:“我知道他没有我英俊多金。”

沈若柒还能怎么说,只好点点头:“是是是,说什么就是什么。”

西兰缇,依旧是那个阳光明媚海风阵阵的白色小镇。

依旧好久没有回来了,回来之前还特意拜托沈太太帮忙请人打扫了一遍。

“很喜欢这里吗?”黎云泽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突然问到。

沈若柒点点头:“嗯,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还挺惬意的。”

沈若柒正在收拾行李,黎云泽突然向前抱住她:“我也喜欢这里,这里是我们儿子出生的地方。那时候我没能在身边,对不起,让一个人受苦了。”

沈若柒垂首浅笑:“都过去了。老公,我们都该把难过的过去都放下,我们都应该往前看。有孤独恐惧的童年,我有叛逆孤僻的年少,说我们是不是天生就是一类人?”

黎云泽沉思了片刻,觉得她这个措辞用得不准确:“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天生一对。”

黎云泽还想好好感谢一下邻居,哪知道这沈先生和沈太太又出门旅游去了。

沈若柒说起这对夫妻眼里都是羡慕:“他们一直都这样,一年里总有大半年是在旅途中。他们感情真的很好,我一直都好羡慕。”

黎云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目前我怕是很难实现这样的承诺,不过等孩子们都长大了,我想我们也可以跟沈太太他们一样。”

目光远眺,海天一色,庭院里的花草有邻居帮照料依旧开得鲜艳。沈若柒最爱这绣球花了,剪下两支插入花瓶中,她突然想起了黎沐东。

“怎么突然想起沐东了?”黎云泽也很好奇,难道是因为当初沐东来过这里的缘故?

“前两天听他说他拿下了一个大项目,爸爸奖励他所以给他一周的休息时间。他说,他准备去挪威玩玩,顺便看看能不能碰到极光。”沈若柒想起这茬了,因为刚刷了一下朋友圈发现江昕宁也在挪威。

“极光?这个季节能看到极光吗?”黎云泽挑了挑眉,秋冬季去能见到极光的可能比较高些。

沈若柒笑着摇摇头:“他能不能看到极光我不知道,但……他说不定能见到江大小姐!这两人的缘分可真不浅,说不定还能发展出一段艰难的爱情故事来。”

黎云泽又不解了:“艰难?为何是艰难?”

沈若柒莞尔一笑,搂着丈夫的脖子:“他们兜兜转转也好几个弯了,如果这一次还能遇见,说不定也是天生一对。至于艰难,昕宁都等了他那么久了,难道这不够艰难的吗?”

黎云泽终于认可地点点头:“艰难,也等于深刻,只有深刻才难以忘怀。”

沈若柒拍拍他的脑袋,靠在他怀里闭上眼睛:“经历风雨的玫瑰,会开出更鲜艳的颜色。谢谢爱我,哪怕过程曲折。”

黎云泽勾起嘴角,在她发间轻轻一吻:“谢谢,来到我身边,改变我的一生。柒柒,遇见是我这辈子做过最美好的事情。所以,我都贪心了起来,只恨没有更早一些。”

沈若柒轻笑起来,只说了一个字:“傻。”

夕阳西下,庭院花香四溢,秋千在金色的余晖中轻轻晃动……

此刻,遥远的挪威,另一段艰难的爱情故事还在悄悄上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