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神教父

第五百零一章 你俩到底谁唱的好?

女神教父 炸甩 4930 2020-09-16 15:54

  关于别名or外号:

林大美、林美丽、林漂亮这仨外号是权侑莉给起的;

林大俊是泰妍给起的;

林大帅、林小帅、小婊砸(Tiffany专用)是Tiffany起的;

林妹妹是Jessica起的;

林无双、林CC(代表某人对CCUP的向往,略含反讽意味)则是Sunny起的;

林靓靓是孝渊起的;

林无敌是秀英起的;

徐贤不起外号,她把拿来政策贯彻到了家。

丫的别名和外号反正是一天比一天多,所有外号成员之间通用,但基本都离不开“美丽漂亮帅气”这些字眼儿,大家踊跃给丫起外号,闷骚的丫也乐得被大家这样称呼~

-------------------------------------

上接第五百章

“你刚才说的那丫头是谁啊?”趁林允儿注意力不集中,逮住话梗的权侑莉试探问道。

“那丫头?林允儿啊,还能是谁?”林允儿不经大脑的随口回了这么一句。

“额…那丫头是你自己吗?哦,这种形容方式倒是挺个性的,可是大美,我不记得你之前有办过个人fanmeeting啊,出道舞台那次你也没唱过这首歌…”

“那不是我说错了就是你听错了,别在这件事上再去纠结了行吗权侑莉?人都有胡言乱语的时候,我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拜托我面前的这两位大美女就把我刚才的话忘掉吧好吗?”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林老大只得拿这样的话去搪塞。

细细一想,这也没啥,一段话能说明什么?她们有没有全听清楚都说不准呢。

事实证明,真就没啥,这段话她俩听是都听见了却是根本就没往心里去,都没往深了想,潜意识里也都没觉得她林允儿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论心思,此二位可不比那个崔大个,也都不如她细腻敏感,此二位的性格那可都有点大大咧咧和神经质,尤其是权侑莉,外号“呆子”嘛。

话说权侑莉和徐贤是在纠结没错,但她们纠结的并不是林允儿的这段话,而是她刚才那段没唱完的歌。

“歌名叫啥啊允儿姐”

“小幸运。”

“小幸运…是你创作的你怎么就会忘词了呢?”

“你们误会了,这首歌不是我创作的,我啥时候说是我创作的?根本就没说过嘛”

“阿?弄了半天不是你啊,那是谁?”

“堂哥呗。”

“宇成哥?”

“对呀。”

“又是宇成哥,我就发现宇成哥真是个天才,不仅是个商业天才还是个音乐天才,上回那个nonono你也说是他创作的,后来那首舞曲就没下文了,这又弄出来一首抒情歌…”

“他啊,就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

“可别这么说宇成哥,作音乐怎么能说是不务正业?额…跟他的事业相比,作音乐也确实有那么点儿不务正业的意思,毕竟是大集团会长呢,那最多只能被当成是爱好。”

“就是说嘛,反正我就觉得他有颗商界大鳄头脑的同时也有颗明星歌手的心,呵,他要是出道了,那我是会支持他的,别的不说,他出专辑我肯定会买,演电影电视剧我肯定会去看,代言的产品我也会去用。”

说完,林允儿指尖轻点,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这电话打给谁也是明摆着的。

仍旧没设彩铃,真没生活情趣。

-*-

实际上像林宇成这样身份这种地位的人物其手机是不能乱设置彩铃的,因为那样会显得俗气不严肃。

金河就跟他不一样,上一世的金河这阵子最欣赏的明星是.E,最欣赏当中的Hebe,所以手机的彩铃也设的.E的歌(《RingRingRing》)。

-*-

长嘟两声过后,电话接通。

“heyman,what'sup?”

“Nothing。”

“Nothing?”

“开会呢,啥事说。”

“开啥会?”

“不就是印尼金矿的事么,开完会二民阿河他们就要启程去印尼了,他们此前已经去过一次,这事儿你知道。”

“嗯,这次再过去,一些事情就应该定下来了。”

“所以你打电话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靠,听你这口气好像挺烦我的,你啥时候开始这么不待见你自己的声音了?”

“真让你猜对了,我烦死你了,是,我不仅烦你,我还烦我自己,这集团公司一天到晚的全是事儿,累死我了都快…”

“呵,你以为董事长那么好当的?你现在在哪,还在开会?”

“没有,我出了会议室,说话方便,你说吧,到底啥事?”

“咱俩别用韩语说话,也别用中文普通话,用大*连方言。”

“zeng个了?”(怎么了?)

“老幺和呆子在接呢,她们现在特么老牛比了,瞅那架势,都已经能听滴懂宗文了卧槽,要是再锁普通话捏就没啥秘密可言了,好在她们暂四听不懂土话,尤其四语速较快字音多变的大*连方言。”

“都已经接么厉害了?接才几天啊,最多也就一个来月吧?都捏个萧楠教的?”

“还有bo隐。”

“嗯,看来接语言就四得看随教,韩国因教地宗文和中国因教地宗文那绝对两码四儿。”

“教地好,学地也好,不得不锁,你接帮姐妹儿真心不糙,学单词的四候闹雀好多笑话,你鸡道红烧排骨和红烧屁股的梗吧,哈哈哈捏会儿都特么快把我笑瘫了,每天晚上小女四代强化宗文的四候就四本姑娘一天当中最开心最快乐的四候,她们老尼玛搞笑了,真滴,想起来就忍不局…”

“嘁~!快锁吧,新么四儿?”

“没啥大四儿,就四刚才突然来了兴致想唱锅给她俩听,结果唱了么两句儿就忘词儿了,话锁那词儿我本来也没记得住,就听你唱过一遭,烟后坐切的四候司机放广播听田馥甄唱过一遭…”

“我唱过?田馥甄?小幸运?”

“嘚啊,我用宗文唱地,老幺能听懂,呆了也能听懂个大概,直接唱地副歌,她俩都锁好听。”

“捏当烟,要四不好听我当四能花一两个月地四间去练接首歌啊?我练接歌的四候遭老鼻儿罪了,一天要练上几bo遍,简直练到废寝忘食呢,还有一首tfboys地青春修炼手册…”

“啧,少跟哥拽成语儿!捏你觉得接两首宗文歌哪首难唱?”

“捏还用问啊,hebe姐可四我偶像~”

“呵呵,话锁阿河也挺喜欢hebe的,好吧这不纵要,捏个,你把小幸运的完整歌词儿发给我呗?”

“我直接唱个demo发给你得了,我把伴奏都给你整好,怎个,你想发接首歌?”

“捏肯定地,不过捏四以后的四儿,滋后也不一定由我来唱,谁适合就随去唱,就像滋前我把偏爱给了孝渊一样。”

“你对她们斤好…最好每个音儿都给她娶一首成名单曲儿~”

“每音儿一首,这很用易的不四吗?别锁一首了,每音儿十首都没问题…艾,接首小幸运西卡四不四也唱过?”

“嘚啊,她也唱过。”

“那你锁接首歌你俩到底谁唱地好?”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