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夜幕之后

落幕:

夜幕之后 王二十四 6095 2020-09-16 15:54

坐在大学校园内湖边的树荫下吹着风,听着歌,享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那种舒适感,我很喜欢这种悠哉的日子。

春天,总能给人一种重新开始感觉。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这惬意的环境下,会突然出现一种异样的杀气呢,好可怕的感觉,居然让我猛地打了个哆嗦,正当我要起身消除这种危机时,突然一个手肘锁到了我的脖子上,从她身上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体香味。

能够悄无声息的近身到一个顶级杀手的背后,并对他锁喉,我自问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但是,从耳边垂下来的这个黑色空气烫发型的中年大婶却办到了。

我用那只仅剩下来的右手使劲掰着她的手肘,妄图能挣脱束缚,可她的力气太大了,翻着白眼的我随时都可能因为窒息而晕过去。

许久后,见我无法在做出任何反抗时,她才松开了胳膊,并把我脑袋转向她,双手直接拍到我的脸上,猛地亲了起来,同时说道:“儿子,有没有想我呀?”

我说:“没有!”

老妈瞪了我一眼,但还是没把她挣脱开,她继续问:“有没有胡思乱想呢?”

我说:“有!”

老妈听后啪的给了我一巴掌,骂道:“你个不孝子,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容易吗!”

我:“……”

老妈继续说:“你说你都具备了你爸英俊的面孔和我那无与伦比的智慧,既然有了这么优秀的才智,那除了当杀手你还能干什么!”

我:“……”

老妈转头咆哮道:“老公,你儿子非礼我!”

我:“……”

然后一股无比磅礴的气势夹着雷霆万钧的一脚,直接踹到了我的侧腰上,沉痛的打击感让我吐着酸水足足的飞了十几米才落到地上。

我的惨叫声引起了在湖边散步的一对对小情侣们的驻足观看,可还没等我起身反抗,就听到老爸对我狠声道:“畜生,连你妈的便宜你都占,你说你除了当杀手你还能干什么!”

我十分崩溃的对着他俩喊道:“你俩有病呀,到底要干嘛,非得折腾死我你们才开心是不是。”

老爸冷冷道:“没出息的东西,两件事,先跟我去趟德国,把你那条胳膊装上,我帮你找到了目前世界上最完美的义肢;然后,这里有封贝小叶给你信。”

可正当我朝他走过去时,突然感觉到身后出现了一股轻盈到可怕的步伐,我猛地转身,什么也没有?

低头一看,夏岚对我调皮的吐着舌头,把手里的粘豆包递给了我。

此时见到她我不知道是哭还是笑,老爸果然还是那么牛逼,短短的几个月就能让夏岚的身手精进到如此地步,可是,她学这玩意有什么用。

摇头叹气一声,就转身问老爸:“我们窦家就没什么神功妙法吗,难道老祖宗就留下了一根破木条吗?”

老爸邪邪一笑,说道:“你想学?”

看他这幅没安好心的样子,我立即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从他手里接过那封信,同时他还说道:“贝小叶给你留了最后一个选择,你是想让夏岚跟在你身边,还是让她跟着我们。”

我低头摸着夏岚那个小脑袋瓜,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居然掉了下来,我好想陪着夏岚,看她慢慢长大成人,看她开心的度过每一天。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只有在老爸老妈身边,她才能学会一身非凡的技能,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讲,能够淡然自若的活下去,要比单纯的追求开心,更加重要。

我擦了一把眼泪,对着老爸说:“如果这一切要是都没有发生过,那该多好。”

他说:“如果这一切都没发生过,那我们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飞机上,我拆开了贝小叶的那封信。

窦包: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你现在应该能勇敢的面对明天了吧,千万不要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死亡上哦,万一那头比这边更闹心怎么办。

我给你写这封信不是要讲大道理的,而是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我的童年是在孤儿院度过的,对于我们这种无依无靠的孤儿来讲,通常会有两种命运,资质不错的会被一个叫杀手联盟的地方买回去培训,资质普通的则会走到一条名为多舛的路上。

在我八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比我小几岁的小男孩,他看起来非常的害羞,但是他身后的爸爸看起来却非常的厉害,我知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只是有些奇怪,按照我以往注意到的情况来讲,都是大人过来挑,从来没见过小孩子。

为了解答心里的疑问,我一直跟在这个小男孩后面,直到发现他挑了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子,和一个西瓜头的脏兮兮女孩时,我才明白他是要给自己找同伴。

可是,以我对他爸爸身上那股气息的了解,他应该是个杀手才对,那这个小男孩找伙伴的目的不也是要被培养成杀手吗。

真奇怪,怎么还会有把自己儿子教育成杀手的人。

中午他们留在孤儿院吃的饭,几个小孩子坐在一起,他爸爸和院长等人坐在一起。

那个小男孩很懂事也很守规矩,吃完饭自己就洗了餐盘,然后静静的坐在了饭桌旁,许久后,我见他似乎是要上厕所,便跟在了他的身后,想去问问为什么他爸爸会要他成为一个杀手。

可哪知走到半路上,却发现他突然消失了,当我跑过去找他时,又被他拉进一个房间内,他把手指放到嘴边对比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他贼兮兮的往门外看了几眼,开始压低着声音对我说:“你不想当杀手的对不对,千万不要出现在我爸面前,他会把你带走的。”

我说:“就算你不把我带走,你也带走了别的小朋友呀。”

他说:“不是的,是他俩要求要和我们走的,可是我爸爸不喜欢他们俩,不过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他想要你,所以你千万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当杀手呢,没准你把我带走后,我也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女杀手。”

他说:“不对,你想不想当杀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的未来不应该放到我们手里,你应该去追寻更自由的人生才对。”

这么丁点大的小孩子,居然说出关于人生的话,难以置信。

可当他说完这句话后,就迅速的出去了,并且把我锁到了房门里面。

我记住了他的话,但不知是可悲还是可喜,我也属于资质优秀的那种人,没过几天就被一个姓贝的女人买走了,她还有一个女儿叫贝小枫,故而给我起名叫贝小叶。

我的作用就是成为贝小枫的影子,在她出现意外的时候把贝家的魅影步传下去。

多年以后,当我和贝小枫再次回到那家孤儿院给她女儿夏岚挑选影子时,却发现这家孤儿院已经不再对联盟提供幼儿的输送了。

调查后才知道,原来一直有一个人在背后默默的为这些孤儿提供资金助养,条件就是让他们能有一个正常的人生,而不是生活在别人的控制下。

再继续深追下去,就发现这个背后资助的人,其实就是当年对我说过那些话的小男孩,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名字:窦包。

后来我想尽办法的接近他,就是为了要对他说:谢谢你对我们这些人所做的一切,如果连我们这种人都有机会走出黑暗,那你同样值得生活在阳光下。

穿越冷酷无情的世界,不要输给自己。

Good

Luck!!

我微笑着把信叠好放在胸前的口袋里,在飞机冲破云层的那一瞬间,我把正打算起身的夏岚抱在怀里,对她说:“你爸爸让我替他抱你一下,但他是个王八蛋,我不想为他那么做;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闺女了,这一抱,是为了我自己。”

一个月后,我和夏岚再次回到了小昭他们几个的坟前。

有一个和夏岚年纪相仿的帅气小男孩正在吊着眼皮给墓碑上洒水,见到我们后,只是对我俩瞥了一眼,就起身走到了一旁。

我看他这幅不耐烦样子忍不住笑着问道:“你一个人跑到大山里不害怕呀,你爸呢。”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坐到树旁,没好气的回道:“死了。”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澹台风沂从林子里窜了出来,手里拎着一只肥兔子对着小男孩怒道:“你哪只眼看到我死了,老子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谁知道这小男孩脾气更横,站起身来,对着澹台风沂的裆部就是一脚,然后也不顾他的惨叫,转身就走。

还是夏岚一把拉住了他的小手,可还没等夏岚张嘴,小男孩却一掌打了过来,夏岚脚底一扭,侧身就躲了过去,便气汹汹的骂道:“我好心留你吃饭,你却这么没有礼貌,看我教训你。”

然后一个鞭腿就踢了过去,小男孩冷哼一声,化掌为拳,直接打在了夏岚的小腿上。

我看这架势两个小家伙要交起手来,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就赶紧抢先一步,把他两人拎到半空中说道:“吃饱了在打,夏岚你赶紧铺好野营的地垫,臭小子,你去帮你爸烤兔子。”

两人虽然有些互相不服气,但发现反抗不了后,也只得就此作罢,按照吩咐的行动起来。

而我则是把提前准备好的鲜花分别摆在了几个人的墓碑前,可却站在原地久久的不知所措,直到听见夏岚喊我用餐时,才轻声对着他们说道:“在我的故事里,什么都发生了,却唯独没出现过背叛,谢谢你们能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这时背后却传来了澹台风沂的声音:“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我转身坐到了几个人旁边,回道:“能干嘛呀,明天干掉金辰杰,后天毁了联盟。”

他说:“其实,你现在收手还是来得及的。”

我笑道:“为什么要收手,如果我想要停止这一切,随时不都可以吗;我不能在骗自己了,虽然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讨厌的,可也都是我需要的;只有处在危险之中,我才能证明我还活着。”

他摇了下头,没说什么。

然后我问转头看着夏岚问她:“你呢,想好自己长大后要干什么了吗?”

她咬了一大口三明治,歪着脑袋咧嘴对我笑着说:

“我要当个杀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