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寒门祸害

第1834章 钱庄疏

寒门祸害 余人 3532 2020-11-21 21:33

山间的积雪慢慢消融,一条清澈的小溪潺潺流淌,万物悄然在苏醒。

元宵节过去不久,京城的官员便重新上衙,日子已然恢复年前的那般模样。

户部衙门的事务历来是六部衙门最为繁重的一个,既要直接处理两京十三省的财政事宜,又肩负着最重要的粮税和盐税两项税收工作。

借鉴两淮盐税的成功经验,纲盐法亦是推向了两浙、长芦和河东三地,从而令到大明的盐税收入有所增长。

得益于海瑞负责的崇文门税关取得了年入超十万两的佳债,此处的经验鞭笞于其他税门官员,户部亦是将“门神”海瑞竖了一个典范。

林晧然所主持下的户部在创收方面无疑创出了佳绩,只是盐税和关税的增长并不能有效地解决财政问题,甚至无法抵消第一大税收的粮税持续下滑的损失。

宗藩、军费和工程开支宛如三座大山般,重重地压在大明身上,令到户部亦是要为钱财之事而焦头烂额。

户部上上下下在接到内阁的命令后,亦是开始进行筹银,而林晧然亦是将筹银的事情分配到下辖的十三司。

云南司员外郎黄有为在核算云南的账目之时,却是忍不住抱怨道:“去年皇上修毓德宫、乐成殿和滕禧殿,今年又要修武福宫和玄极宝殿,这何时是个头啊?”

在当下大明的工程开支一项,虽然北京外城和三大殿重建的两大工程已经拉下帷幕,但当下除了显陵的陵恩殿外,则是承天殿的献王府扩建工程。

嘉靖十八年,嘉靖南巡,亦是拉开了献王府的扩建序幕。

承天府不仅在行政地位上跟承天府和顺天府并列,献王府的宫殿亦是摆上了日程,扩建工程一直延续至今。

按着这个修建的趋势,毅然是要再造一座新紫禁新城的架势,偏偏严嵩和徐阶两任首辅对皇上都是持放纵的态度。

只是当下的大明财政,远远无法跟当年朱棣时期相比。一旦真的再造一座紫禁新城,且不说大明财政会不会出大问题,大明亦会陷入于动乱之中。

“咱们做臣子的还能怎么样,堂堂的元辅大人都不吭声,我们户部自然要将太仓里最后一枚铜板交给工部!”杨富田心里头亦是有怨言,显得阴阳怪气地说道。

云南司员外郎黄有为又是悠悠一叹道:“亦是幸得正堂大人理财有道,否则按着这种修法,恐怕各地又得大肆征收提编银了!”

这么多年来,朝廷的财政之所以没有出现大问题,主要还是每一笔开支都通过杂税等方式转移到普通老百姓的身上。

像林晧然昔日主持顺天府之时,便发现百姓的提编已经高于正税,这种正税外的杂税悄然成为了百姓的索命绳。

嘉靖的修道和修宫殿,看似花“自己”的钱,但实质还是要天下的百姓为他买单,已然是通过提编银的方式分摊。

亦是无怪乎,在得知严嵩父子“朝廷无如我富”之时,难怪天下百姓对严嵩父子恨得咬牙切齿,这里面可都是他们的血汗钱。

海瑞今日在户部中忙碌,却是将两位上官的对话听在眼里,亦是清楚地看到大明的现状,眉头却是不由得紧紧地蹙了起来。

户部的烦恼早已经是常态,却不会因为他们多抱怨几句,这个京城就能炸锅。日子恢复如常,仿佛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

嘉靖的病情仍然不见好转,万寿宫的寑室中时常传出他的咳嗽声。

徐阶时时伴随在皇上身旁,亦是替皇上处理着两京十三省的奏疏,手上的权力已然是跟着昔日的严嵩相差不多。

吴山、严讷和李春芳三位阁臣仍然被排除在票拟权之外,老实地修编着《兴都大志》,给嘉靖献王一脉继承大统正名。

开衙仅仅三日,张大善的案子便有了判处结果。

虽然张大善是张守直的族侄,两人间的关系亦是很密切,但张守直终究还是不敢将手插进来干涉这个案子。

张大善断人足,这个罪名不重亦不轻,却是得到了徒刑的判决。在林平常的紧盯下,张大善亦是接受了“一本一利”的裁定,老老实实地交出了那张陈年欠条,且赔付了李狗子的医药费。

虽然恶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林晧然却是一直闷闷不乐。

因为他心里很是清楚,虽然张大善得到了恶惩,李狗子亦是摆脱了高利贷的束缚,但天底下有着成千上万的张大善,更有着无以计数的李狗子。

正月最后的夜晚,夜空不见一丝光点。

林晧然在送走了杨富田等同年后,便是一个人回到了书房中,站在书桌前犹豫了良久,最后从架子上找来了一份空白的奏疏。

“论整治钱庄疏!”

林晧然这阵子早有了想法,则是手持着毛笔在纸上直接写下了题名,已然还是选择将矛头指向了高利贷钱庄。

他现在希望朝廷能够打击高利贷钱庄,扶持一些能够低息的钱庄,进而稳定这个岌岌可危的朝堂,亦是给予一些陷于危局的百姓多一条生路。

“臣户部尚书林晧然谨奏:近来人心不古,往往不循市规,亟应整顿,以杜流弊……太祖以一利一本爱护百姓,今有民以十倍不止,断人腿者不为独例……恳请皇上整顿钱庄,以遵太祖令者,可授钱庄商号……若有钱庄商号,即可查处!”

林晧然提笔便写了下来,却是如有神助般,刷刷刷地写下了早已经心里拟定的内容,洋洋洒洒几百字跃然纸上。

不改一字,不修一笔,这一份《论整治钱庄疏》已然是一气呵成。

健康的金融业其实是有利于社会得,这亦是后世放任互联网金融的一个原因。只是要时时防范过高的利息,毕竟资本终究是贪婪的,他们会将弱势的百姓吸光最后一枚铜板才会甘心。

林晧然看着写好的奏疏,脸上则是露出了一抹苦涩之色。

他去年推动刁民册都如此费力,这高利贷已然是断徐阶那种贪官的财路,自己面临的压力恐怕是要更大了。

由于第二天是休沐日,待到第三天早上,这份奏疏才送到通政司,然后转呈到西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