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第二百九十九章 慕雪察觉天地之力

叶新望着这一切,他没有过多的犹豫。

没有过多的质疑。

或者说真与假对他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因为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他都愿意试一试。

愿意去求一求。

那是他心中的信念,是他向往的方向,是他心中所有的光芒。

为了她,他可以入地狱,下苦海,为何不能拜这个人?

叶新低下了身,缓缓跪下。

这时候他的脑海中没有别的,有的只有当初年幼的它,带着一只鸟儿的画面。

有的是当初年幼的它,被一个小女孩抱在怀里在草地奔跑。

有的是夕阳下一位少女告诉它,她要许愿了。

有的是那句他今生都无法忘怀的话:

“我的愿望是,让你变成人。”

扑通!

一声轻响在树下响起。

所有人都听到了,所有人都看到了。

看到树下有个人跪在了地上,看到他头轻轻触碰到地上。

他拜了下去。

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句恳求声:

“求您救救她。”

所有人都是看着,他们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

这时候他们都看着高空上的身影。

幽罗古佛也是看着,他只是看着。

而此时陆水低眉注视着树下的叶新,嘴角有了笑意。

接着属于他的声音,传了出去。

浩瀚无比,震撼人心:

“如你所愿。”

声音落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彼岸大地在震动。

空间仿佛出现了扭曲。

随后,天空之上开始有无数的流光凝聚。

转生树上,绽放出无尽光华。

所有人都望着这一幕,他们根本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但是他们感觉眼前的一切在扭曲,新的东西在出现。

石碑边缘的老者,怔住了。

他站了起来,看着天空难以置信的开口:

“彼岸开了,彼岸居然要开了。”

其他人自然听到了这个老者的声音,但是没有人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后方的冰海女神跟二长老也听到了。

“彼岸开了?”二长老看着周围,她想看看等下会出现什么变化。

真正的彼岸又是如何。

冰海女神望着转生树,她感觉转生树仿佛到达了极致之巅,变化就在后面。

这时候天空中凝聚出了一轮洁白的光。

仿佛将整个彼之海岸的白光都凝聚了起来。

在白光凝聚之后,陆水来到了这轮白光之前,伸手轻轻点了下这轮白光。

轰!

无声的爆炸随着响起,那仿佛凝聚了所有白光的光团轰然炸开。

极致光芒洒落彼岸大地。

此时陆水皱了下眉头,他总感觉哪里不对,不过并没有察觉出什么。

保持警惕即可,当务之急是解决掉这里的事。

已经开始,就不能停下。

叶新看着这一切,他不知道对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但是很快他就听到高空之上,传来空灵的声音,是陆水的声音:

“彼岸花开。”

所有人都听到了声音,而所有人都无法置信。

因为彼岸根本没有花。

这里不过是一片荒地。

幽罗古佛看着这一切,眼中充满了震撼,他盯着大地想要看看对方所言是真是假。

如若是真,那对方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叶新也是看着四周。

他想起了真神告诉他的事,彼岸花开,是转生树结果的开始。

这时候光芒落下,叶新看着他边上落下的光芒,而后他发现荒芜的大地,突然出现了鲜红的花朵。

这花遍布他脚下。

而后快速往外延伸。

目之所及,花开遍地,如浪潮一般席卷整个边岸大地。

叶新怔怔的看着这一切,他的目光开始模糊:

“真的,真的开了。

这么多年了,彼岸花真的开了。”

“我等了无数年。”叶新跪在那里,一滴泪珠低落在彼岸花上。

无数年了。

他,等到了希望。

二长老也看到了,光芒落下,彼岸花开始遍布边岸之地。

她看着脚下盛开的彼岸花,一瞬间不知如何应对。

“原来我之所以找不到彼岸花,是因为彼岸花并不是生长在所见到的土地。

没有人打开彼岸,就见不到彼岸花。”

二长老看着花朵,感受着四周的变化。

她能清晰感知到,整个边岸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开了,彼岸花居然真的开了。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冰海女神看着高空中那个人的身影。

对方的存在难说会不会影响到他们。

光芒洒落大地,整个彼岸之地,鲜花盛开。

不过几个呼吸,目之所及,皆为彼岸花。

苗瞳他们看愣了,而且有些担忧。

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此时他们看到老者来到了忘川河边。

“前辈,还要有变化吗?”苗瞳问道。

其他人也想知道,不过还没有等老者开口。

新的声音又一次从高空传了下来。

仿佛在以言语,实现变化:

“忘川河流。”

陆水低头望着忘川河道,而后轻轻划了一下。

天地之力随之而出。

下一刻,整个忘川河道出现一股磅礴的气息。

紧接着下面逗留的人,直接被丢了出去。

陆水声音落下,石碑边的老人,恭恭敬敬的朝着陆水一拜:

“尊法旨。”

轰!

忘川河水自大地而出,从上游而下,奔流不息。

忘川河水沿着忘川河道,穿过整个彼岸。

此时老者化作一道光,没入了河道中。

连同一起的,还有那块石碑,石碑没入河中化成一艘小船,而船尾坐着一个老者。

这个老者身边有一颗珠子,而后珠子化作了船桨。

随后船以及老者,消失在忘川河道上。

“这,怎么回事?”

有人立即问道。

“忘川摆渡者?”

“有这么一说吗?”

“别管有没有,但是对方可能就是这种类似的身份。”

“也是,难怪他能帮人过河。”

“那我们过河走到中间的时候,总会遇到心神动荡,又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所有人都望向河道上空,他们记得中间位置,会有不同寻常的东西。

当他们望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仿佛是一个女子。

她貌似正对着高空难以言明的存在。

低着身,等待对方开口。

陆水此时能够感知到整个彼岸的情况,没有人在跟他作对。

他都做好了准备,如果有人敢阻止他。

就直接渡劫,边渡劫边处理。

很快陆水处理到了下一步。

他对着奈何桥的方向,轻声开口:

“奈何桥现。”

听到陆水的声音,奈何桥上,那道身影恭敬低头,随后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出:

“尊法旨。”

这一刻忘川河上,一座古朴的木桥随之出现。

桥身从虚无中缓缓呈现,而后着落在忘川河道上。

而在桥的中心位置,站着一位女子。

一位年轻,但一脸无神的女子。

她身穿红色衣装,有着好看的容颜。

可是就是感觉不到任何生气。

随后那女子从桥上消失无踪。

这是传说中的孟婆吗?

很多人脑子想到了这个。

虽然地府不是真的,但是传言总是带着一些真实色彩。

就在此时,忘川河道对面,一道道无形的道路随之出现。

那是今生路。

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这就是真正的彼岸吗?”二长老有些意外。

冰海女神同样意外。

红月当空,彼岸花开,忘川河流,奈何桥出。

这才是真正的边岸。

“那今生路是否能变得更加特殊?陆水还会走吗?”冰海女神心中有些疑惑。

此时陆水已经不再滞留在空中,今生路的开启与他无关。

今生路的存在,跟彼岸不是一个体系,他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等下去走一趟就知道了。

现在,他要去找转生树。

为转生树,完成最后一步。

当陆水落在转生树前的时候,此时的转生树上,开出了许许多多的花。

但是只有最中间一朵,才有结果的迹象。

这既是那只鸟妖的花朵。

万物具备,只差最后一丝力量。

整个彼之海岸都在为这朵花做陪衬。

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神为了转生树准备的。

彼岸无花,忘川断流,奈何桥失,都是为了这转生树。

这是重生的一环,力量的轮回,彼岸之地与天地的交汇。

所以,没有掌控天地的力量,就没有办法收拾真神留下的摊子。

当今世上除了他跟慕雪,无人可以帮到叶新。

这不是战力的问题。

陆水落下,叶新怔怔的看着陆水的身影,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最后,他无言拜谢。

陆水看了看转生树上的花,又看了看叶新,最后凝聚出一丝力量在叶新跟前。

“接住这力量,将它融进转生树,可得偿所愿。”

说完陆水化作无数的光消失在原地。

该做的他都做了,最后这一步,就让叶新自己来吧。

叶新愣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接住了那一丝力量。

他看着手中的一丝力量,这力量他无法理解。

力量散发着微光,蕴含着无尽可能。

在确定力量安然躺在掌中的时候,叶新才起来走向转生树。

这时候转生树动了起来,离成功只有最后一步的转生树,开始活跃了起来。

————

天还未亮。

丁凉就起来忙碌。

等忙完,就开始喂冰凤。

喂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她家小姐的房间位置。

“看来小姐没有这么早起来。”

她其实很担心她家小姐一大早就去陆少爷院子浇花,最担心的还是大晚上浇花。

小姐一有心事就会大晚上浇花。

“不知道陆少爷晚回来几天,小姐会不会晚上浇花。”

丁凉嘀咕了一句。

其实她是希望陆少爷早点回来的。

这样小姐就会高兴。

只有陆少爷在的时候,她才会感觉她家小姐特别高兴。

不用笑,都能知道那种。

恋爱真可怕。

这般想着,丁凉就打算去小镇。

是去准备她家小姐的早餐,虽然她家小姐可能会被陆夫人叫去吃早餐,但是她还是要准备的。

其实陆家厨房也会准备,她主要还是准备一些她家小姐喜欢吃的。

准备着就好。

小姐要是不吃就给冰凤吃,冰凤还挺喜欢吃。

“回来天也应该亮了,小姐要是让我帮她梳头就好了。”

丁凉觉得自己工作量太少了。

尤其是小姐梳妆打理方面。

都是小姐自己在弄。

她感觉自己失业了。

随后丁凉便离开了院子。

在丁凉刚刚离开没多久,慕雪的房门就传出声响。

是慕雪起来了。

此时的慕雪穿着长袖长裤,头发简单束起,看起来比较休闲。

她看了看自己是穿着,觉得陆水肯定会喜欢。

穿少点陆水更喜欢,但是她穿的不习惯,等成婚了,陆水想看她穿什么都可以。

嗯,房间里。

房间里,她倒是会习惯,毕竟就陆水看。

没有多想,慕雪走出房门,四周看了下。

“丁凉外出了?”

之后慕雪也不在意,慢慢走出院子。

去的是陆水院子方向。

今天有朵花要开,她去看看。

很快慕雪就来到了陆水院子外,一过来她就下意识看向院子中的亭子。

好吧,还是没有看到陆水坐在那里。

“三天了,也不知道还要几天回来。”慕雪心里无声自语。

随后轻轻来到亭子中的座椅处坐下。

坐的是陆水经常坐的位置旁边。

而后慕雪双手托腮看着不远处的花丛。

这里她很熟悉,所以不用端庄坐着。

只是刚刚坐一会,慕雪就感知到有人靠近。

是在天上的。

“已经察觉到了吗?”慕雪不算意外。

现在她也没什么事做,帮这小家伙处理一下事,可以打发打发时间。

顺便看看能让这小家伙感知到的事,到底是关于什么的。

“可能跟上次一样,跟那个玖有关。”慕雪想着。

天地独一真神,具体是怎么情况,她也没了解过。

能通过不良小丫头了解一下,也好。

呼的一声,彩发小女孩落在慕雪身边,她有些欣喜也有些着急。

不过看到慕雪盯着她,她还是乖乖的坐好,接着才开口道:

“我感觉到了,召唤的感觉变强烈了,马上就可以知道在哪了。”

慕雪点点头,然后道:

“把手伸出来下。”

彩发小女孩虽然疑惑,但是还是乖乖把手伸出去。

慕雪则在彩发小女孩的手上画了一个符文,道:

“等下过去,即将到了,就激活这个符文。

这样我就能过去。”

彩发小女孩好奇的碰碰符文,然后哗的一下,激活了符文。

慕雪抬手挥了下,符文归于平静:

“到了再激活。”

“嗯。”彩发小女孩立即点头。

慕雪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感觉这不良小丫头很可爱。

“你在风霜河住多久了?”慕雪有些好奇的问了句。

彩发小女孩想了想,然后摇头:

“不记得了,醒过来就在神域。”

“那醒过来之前呢?”慕雪问道。

彩发小女孩摇头。

“神域好看吗?”慕雪问道。

对于其他,她也不怎么在意。

一听到这个问题,彩发小女孩就兴奋道:

“神域很好的,可以看到好多鱼虾,它们有好多颜色,但是都没有我头发的颜色多。

它们可羡慕我了。”

说着彩发小女孩还摸了摸自己的头,非常自豪。

“那有人陪你玩吗?”慕雪问道。

“身为天地唯一真神,是不需要玩伴的。

真神就是真神,又不是小孩子。”彩发小女孩硬气道。

慕雪看着彩发小女孩,一时间没有说话。

不过这时候她发现彩发小女孩身上开始出现了微弱光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连接着她。

很强烈。

“感知到了,我知道位置了。”彩发小女孩兴奋的说道。

“那就过去吧。”慕雪开口说道。

她本体自然不会离开慕家,力量出去就好。

彩发小女孩应了一声,往空中一跃而去,接着消失在天空中。

她是直接跨越空间过去的。

身为天地唯一真神,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慕雪看着彩发小女孩离去的方向,没有说话。

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感知到符文被激活。

过了一小会。

慕雪什么都没有感知到。

“没有被激活?遇到困难了?”

慕雪倒是不担心,虽然小家伙看起来是小孩,但是她自称唯一真神,也不算过分。

具备的神力同样不可小觑。

想打败她很容易,但是想要给她带来致命伤害很难。

“说起来,上一世为什么会从未见过她?

这不合理。”

慕雪有些不理解,只能这两年看看。

看看是不是出事了。

在慕雪思绪刚刚停下的时候,她终于感知到符文被激活。

……

无尽海域上,彩发小女孩跌跌撞撞终于稳住了身形。

“里面的神力居然封闭了起来,奇怪了。”彩发小女孩摸了摸自己的头。

刚刚一不小心撞到了。

身为真神自然不会叫疼。

真神之威是不能受损的。

此时彩发小女孩看到海域前方有一处通道,通道中仿佛有赤红光芒呈现。

“神力还差了些,要是还能吃到神力就好了。”

说着彩发小女孩就激活了小手上的符文。

随后一道紫光开始呈现而出。

接着紫光凝聚成一位女子的模样,来人自然是慕雪。

此时的她依然带着紫色面纱,看不透她的容颜。

一出来慕雪就听到了彩发小女孩的声音:

“就是这里,不过里面好像出了什么意外,我进不去了。”

“我看看。”说着慕雪就转头看向前方。

她看到海域前方有一处通道,通道的对面仿佛有全新的海岸。

“彼之海岸?”慕雪倒不意外。

随后她抬头看了下,上空出现了一道裂缝,仿佛被什么东西强制轰开了一般。

确实有什么意外发生。

“不过这里是彼之海岸,那么陆水肯定也在里面了?”慕雪有些高兴,这样她就能偷偷的去看一眼陆水。

然后在家等陆水回来。

“走吧,进去看看。”慕雪说道。

她感知到了神力,看来这里确实跟那位天地独一真神有关。

不过拦不住她。

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彩发小女孩跟在慕雪身后。

随后慕雪她们就靠近了入口,只是刚刚到达入口,里面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力量。

随之而来的是男性声音:

“彼岸花开。”

这声音带着空灵,充斥着天地间的力量。

这一瞬间,原本打算进入彼之海岸的慕雪,直接停了下来。

她就这样站在彼之海岸入口,不进去,也不离开。

同样没有说话。

彩发小女孩有些好奇的看着慕雪。

她觉得是不是太难了?

身为人类,确实很为难。

“是不是不好处理?”彩发小女孩碰着手指,低声问道。

这本是身为真神的职责。

慕雪摸了摸彩发小女孩的头,轻声道:

“我们再等等。”

彩发小女孩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身为真神,是不屑为凡人带来麻烦的。

慕雪就这样站着,仿佛在等待里面的发展。

而后她又一次感觉到彼之海岸入口爆发出力量,接着又是一声空灵而又缥缈的声音响起:

“忘川河流。”

慕雪看着彼之海岸入口,她就这样看着。

没有把力量延伸进去,也没有去多想。

又过了一会,力量再一次爆发,那声音同样传了出来:

“奈何桥现。”

慕雪听到了三次声音,她又等了片刻,发现已经没有声音传出了。

“里面有一股力量,好像比我神力还厉害。”彩发小女孩盯着彼之海岸的入口说道。

但是她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力量。

“天地之力。”慕雪轻声解释道:

“一个基于天地之间的力量,与神力相似。”

“他在亵渎神吗?”彩发小女孩问道。

跟神对比,与神对抗,不是亵渎神吗?

“他在为真神做事,这是他的愿望。”慕雪说道。

“人类当有愿望,我当满足与他。”彩发小女孩飘了起来,下意识表示自己真神立场。

说完就感觉有些不对。

慕雪没有在意,而是看着彼之海岸,无声自语:

“天地之力,而且不是粗浅的天地之力。

是改良之后的完整版天地之力。”

“原来是这样。

他都不改改说话声音吗?”

慕雪得眼中有了一丝丝的笑意,她一时间想了很多事。

也想通了很多问题。

“难怪没有被我迷的神魂颠倒,难怪喜欢我不表现出来,难怪这么的皮。

笔记本都快记满了。

他就是故意的。

故意惹我,占着自己知道我不能发脾气。”

慕雪鼓着腮:

“大,坏,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